<ins id="rvbvx"></ins>
<ins id="rvbvx"></ins>
<del id="rvbvx"></del>
<cite id="rvbvx"><span id="rvbvx"><cite id="rvbvx"></cite></span></cite>
<cite id="rvbvx"><noframes id="rvbvx"><cite id="rvbvx"><noframes id="rvbvx">
<cite id="rvbvx"><span id="rvbvx"><cite id="rvbvx"></cite></span></cite><cite id="rvbvx"></cite>
<ins id="rvbvx"></ins><ins id="rvbvx"></ins>
<ins id="rvbvx"><noframes id="rvbvx"><ins id="rvbvx"></ins>
 股票/基金   微博   新聞   個人門戶  search2

2015/04/29 第 033 期
李波中國文化很成功不可過度干預

本期嘉賓034期2015年04月29日

李波

李波

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特邀研究員,華夏經濟學基金會文化創意部主任,梅花與牡丹圓桌召集人。德國基爾大學經濟系博士,曾擔任德國基爾大學世界經濟研究所、德國康斯坦茲大學經濟系助理研究員,德國羅蘭貝格戰略咨詢公司上海辦事處負責人,軟通動力信息技術集團執行副總裁等職務。曾第一次在中國導入國有資本控股公司的戰略、財務、和營運三類控股模型。

主持人

蘇東:和訊專欄作者,財經作家,媒體人,已出版 《了不起的中國人》、《房地產真相》兩本著作。

儒家社會也可與現代社會結合

東亞經濟體興起以后,證偽了馬克思·韋伯的理論,東亞的儒家社會也能發展工業,也可以跟現代社會的轉型結合。

中國社會要向自主治理轉變

我國在治理方式上一直以管理型為主導,雖然十七大提出要社會自我管理,但總體來說社會還是管理大于自主治理,這對文化創意產業發展不利,應該需要改變。

不要動輒與軟實力掛鉤

不要把文化產業里每件事情都跟軟實力掛起鉤來。文化方面很多東西可能跟軟實力,跟所謂主流價值觀有沖突,不要著急去管理它,因為文化很復雜的。

Q

和訊網

您對文化方面有很多研究,而現在關于文化決定論的觀點非常流行,您對文化決定論是怎么看的呢?

A

李波

我研究文化切入點有兩個:一是對中國傳統文化在中國在向現代的轉化中起什么樣的作用;二是西方文化和東方文化比較的路徑。 我在歐洲生活了十幾年,所以能夠感受到這種影響。 我認為文化決定論有它很深刻的道理。在社會經濟政治的社會子系統變化當中,文化屬于慢變量。它影響我們的生存方式、生活態度,決定了我們跟人的交往和我們學習的方式,從這個意義上講決定論有它的合理基礎。 另外,從產業經濟發展角度,現代的文化,很多時候是跟創意產業結合在一起,而創意產業在文化中的創造活動可以直接對實體經濟,對產業轉型帶來很大的價值。 所以文化決定論從這個角度說也可以得到驗證。 文化圈有一種傾向,認為社會發展或者經濟發展一定要受到文化的影響,由此產生了一種文化決定悲觀論,這我不贊同。我認為本質上,世界各個民族大的文明解決的基本問題都是相同的,而文化的本質也是相通的。我是一個文化融合、包容論者。

Q

和訊網

我注意到您對中國傳統文化,特別是儒家文化有很多的研究,您認為儒家文化對我們中國帶來什么影響,我們應該怎么看待儒家文化?

A

李波

很多研究不敢說。原來在德國的時候,我曾經把能夠找到的梁漱溟老先生的書都找來看了,回國以后又看熊十力先生的書,我就被儒家傳統所吸引。 儒家傳統這個詞很大。我的觀點是,不把儒家和法家做明顯的劃分。雖然漢武帝說“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但是這個儒里面其實包括了很多法家、墨家、道家的東西在里面,它已經是很大的思想寶庫。 儒家分成四派。儒家有的時候很保守,希望遵守現有秩序,三綱五常,這種保守的儒家在社會發生劇變的時候可能會有好作用,但更多時候是起一些阻礙社會發展的作用。 比如,宋明理學,很多時候叫人立貞坊,就很不合人性,這不是儒家本意?鬃拥娜寮沂呛芑钌,很貼近老百姓。甚至有一派學者把孔子當成當時的一個革命者,他要改變當時的秩序。 儒家還有實用主義的因素。比如儒家注重教育,在知識分子的修身養性這方面,都可以起到很好的作用。所以談儒家要分清保守的、革命的、實用的不同的儒家流派,每一種里面都有值得我們借鑒、轉化的,有一些東西已經不符合現代人類社會的發展,所以我們也不能夠照搬。 我覺得以前叫推陳出新,現在叫傳承、創新、轉化,可以為我們今天打造一個現代化的社會來服務。

Q

和訊網

看到您說關于儒家要提倡革命的儒家,要縮減保守的、還有禮教的儒家,怎樣區分革命的儒家,保守禮教的儒家?

A

李波

革命的儒家在熊十力先生的著作里面提到。實際上在儒家經典里面,已經有把大同社會作為人的理想,不僅僅停留在小康,而大同社會里面就提到人的關系是一種“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我希望關心社會上的老弱病殘,要共同發展,要人盡其才。另外像“君輕民重”,歷史上儒家也提出要限制君王的權力,這在當時的治理結構當中都是帶有革命性的思想。包括社區建設不要政府包辦,應該由士大夫、君子在社會上帶頭率先做好風氣,這樣就不會有一個全能式的政府出現。我覺得對今天都很有借鑒的意義。 保守的部分,比如說關于長幼輩分,這種東西太強調的話,就會造成很多問題。比如,韓國就太強調輩分,所以在一些新的創新方面,在公司組織、社會組織方面就會遇到一些障礙。我們覺得還是要根據當今符合創新、符合多元思考,讓年輕人脫穎而出。 儒家有很多保守的觀點我們就要小心。

Q

和訊網

儒家事實上在中國已經真的開始復興了,而且是熱門、很多人熱衷的思想系,但是很多對儒家的好和壞沒有什么分辨能力,如果能推出一個好的儒家,是不是對社會的發展也會帶來一些很好的幫助?

A

李波

雖然儒家有保守革命、實用的區分方法,但是每一種里面都有值得我們借鑒的。比如,有一些學者就提出政治儒家,認為儒家思想里面有君主立憲的模式。 但是,通過跟歐洲文化對比。就會發現,儒家很多時候還是停留在知識分子,君子、士大夫的層面。如果是在農業社會里面,以鄉紳的身份對地方的治理可以起到作用,但是在非熟人社會,在一個變化很大的城鎮化、國際化的快速發展過程中,儒家的一些基礎理念就很難適用。比如儒家里邊有一個很重要的觀點叫差等式的仁愛,就是仁愛是有區別的,相比之下,墨家是兼愛就沒有區別,這點上墨家思想就比儒家思想革命了。 孔子還是偏革命一點,孔子并不主張對家里的人就一定要愛得比別人多,但是孟子就已經強化這個觀點了。所以儒家是先愛自己家里人,再愛外面人。相比之下,我們看到別的文化傳統中有一種能夠跨界的去愛,比如法國的共和主義它主張的是平等博愛,基督教里面也是不分血緣、膚色都是兄弟姐妹。當然基督教有很多自己的問題,但是它這種理念還是比較符合現代社會多元、融合、變遷模式的。 我覺得早期儒家沒有問題,只是在動蕩的社會里,后期把它變成一種等級森嚴、身世的東西。我們研究,儒家傳統里面有跟社會主義的價值觀建立聯系的成分,但是它畢竟是在那個社會里的產物。讓儒家思想、儒家的行為、儒家的組織能夠起到社會運動的的角色,現在還看不到,有人想把儒家做成一種新的國民宗教,能不能做到,需不需要做,我還是要打一個很大的問號,還在探索。 宗教性肯定是儒家很重要的一方面,我們也可以說有宗教的儒家。歷史上,儒家在宗教性上,后唐時期開始淡化,因此受到佛教、道教沖擊。知識分子采取比較虛無的態度處理事情,導致國家精神力下降,軟實力下降,所以開始了大概有一千年的國運的下降,一直到1840年進入到最糟糕的階段,后來開始反彈,現在反彈到了一個重要的時點。 中國社會要向自主治理轉變。

Q

和訊網

其實很多人注意到了,東亞這些飛速發展的經濟體,包括中國、日本、韓國、臺灣,甚至新加坡,其實都是儒家經濟體。

A

李波

這是很有意思的觀點。因為馬克思·韋伯寫《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的時候,他研究了儒家,寫了很多關于儒家批判的內容。事實證明,他的理解還是有偏差的。 比如,他談為什么東亞,中國、發展不起資本主義,他給出的結論是因為儒家在壓抑。但最近這半個世紀,東亞這些經濟體興起以后,香港的金耀基先生就證偽了馬克思·韋伯的理論,他說東亞的儒家社會也能發展工業,并不是說儒家文化社會不能跟現代社會的轉型進行結合。 但是,在這些國家,韓國現在比較活躍的宗教是基督教,但是他們也有很多儒家倫理。日本社會上其實也有很多儒家倫理,日本人不愿意講,因為他們覺得這樣丟他們臉,他們講的神道、佛教,基督教都不太多,說不出什么東西出來,所以日本的價值觀宣傳也遇到問題,因為不能堂堂正正地說自己是儒家的后代。 但是日本社會我們也看到它有僵化,老百姓的參與程度不很高,社會自主能力不是很強等問題。導致日本泡沫滅了以后,社會創新進展比較慢。 這就要我們思考一下,是不是跟儒家傳統有關?日本的媒體與政府的互動這么強,很多問題上沒有主持公正,與儒家的官家主義,官家的儒家是不是有一定的關聯呢?要這樣反省。當然日本社會也意識到,日本社會一方面批判西方的思想,從東亞,其實就是從儒家的思想里重新找出定義公民社會、自組織社會的觀點,他們在90年代也進行了思想解放、思想辯論的運動,運動的結果之一,就是日本通過了一個社會組織振興法,也就是非盈利組織振興法(NPO),打破我們原來講的以家族、熟人社會為主體的,以公司為主體的一種社會形態,所以問題還在延續。

Q

和訊網

我知道華夏經濟學基金會在搞梅花與牡丹書院,是文化方面的事情,我想了解一下主要做哪些方面的事情?

A

李波

很高興能夠有機會介紹一下梅花牡丹文化基金會,目前正在籌備中。在華夏經濟學基金會文化創業部下面做這個事情。 為什么是梅花牡丹文化基金會,這里有幾個來源。一講中國文化,容易陷到剛才咱們討論的儒家還是基督教,還是道教的紛爭里面。其實中國文化的根更深,寫《大秦帝國》的孫浩暉老師,認為中國有一個原生態文明,那是在秦朝統一中國,公元前221年以前,三千年里形成的。這一原生文明的文化程度很高的,在某種意義上講可能在組織形式上超過了羅馬帝國,在經濟上也領先世界其它社會,包括領先西歐國家一千多年。 所以,我們談中國文化,就希望不單純用儒家、法家這種東西代表中國。比如孔子是一個偉大的人物,但是你把孔子推出去,可能穆斯林,或者信道家的人,他們就對接受將他視為是中國文化的代表有點糾結。 而梅花與牡丹是基于中國文化起源融合的過程,從萬邦之國到大禹治水那一段就開始了?赡鼙葘O老師說的三千年還要再早兩千前,在這個跨度中形成的我們獨有的人文基因,這個基因一種是梅花,一種是牡丹。 梅花大家比較熟悉了,代表了堅貞、獨立、抗爭、不屈服,也有知識分子的高風亮節,國民黨、共產黨都比較喜歡梅花。 可以說,梅花是革命時代都喜歡的東西,但是不全面,中華民族不僅是吃苦耐勞,堅毅、獨立,還有牡丹的精神。牡丹代表的是雍容富貴、多元化、包容大度,我們國家的唐朝、宋朝,牡丹都曾經是國花,都有牡丹花節,那是全國舉國歡慶的節日,那是牡丹的時代。 當然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我們認為這兩種代表有好處,既代表了很鮮明的中華文化的源流,又有對稱性,還有一點對立性,它們也是互補的。對立又互補,這有點像陰陽,中國可以拿到海外講的就是太極,陰陽,全世界都接受。但是太極又太抽象了,已經抽象到那種高度,就是大家不太容易對之寄托情感,而在花上面就容易寄托情感了,而且花是有四季變化的,關于古代詠梅的詩,賞牡丹花的詩很多,用這一概念可以把秦漢以前歷史串起來,又可以把秦漢到今天,我們那么多的文學家、藝術家、政治家,他們的心情串起來。

Q

和訊網

也就是更有包容性。

A

李波

我們覺得這種文化形象比較好,實際上它是一種具像的文化基因的形象代言人,而且這種形象總比我們講功夫,比熊貓這些更普遍些,比西方人想到中國就想到龍也要好。另外,我們也不要一下子說到你是儒家,他是道家,是佛家,那就有點派別之爭了。所以用梅花和牡丹就避開了學者容易結派,容易劃圈子的弊病,更開放。 所以將來我們想推進梅花牡丹書院,把書院作為一個平臺,講述在秦漢以前,中國歷史上發生的很多有趣的故事,包括很多神話故事,它跟我們民族的形成有關系。 現在我們感覺,大家對希臘神話了解的程度,像特洛伊木馬這類,比我們自己民族的神話了解的還多,有點可惜。 另外,在春秋戰國時出現了那么多人物,都有很驚天動地的歷史事實,還有漢朝、唐朝的歷史事實,我們挖掘的都還很不夠,文化資源沒有被很好的重視?赡芪覀冞^去重視保護文物、文化遺產等比較多,比如對敦煌我們投入很多。 我們希望能夠呼吁,支持年輕人研究我們這段歷史,重新去,用穿越的眼光解釋歷史,讓我們這些歷史人物、歷史故事,歷史的經驗教訓能夠活起來。 我們現在給孩子講成語,講論語,講孟子,都比較死板,用大人的話教孩子做事情,這太可惜了,孩子也記不住,是換了模式的死記硬背,其實沒有必要,因為孩子記性很好。 我的小女兒,記性就很好,千字文背幾個月就背下來了,不需要你用卡通告訴他怎么背,沒有必要。但是你需要給他轉化。比如,有一段時間臺灣蔡文忠的漫畫,對歷史做了轉化就很受歡迎,但是他的轉化畢竟是80年代、90年代的事情了,現在都到21世紀了,而且中國馬上要成為世界第一經濟大體,我們有責任,包括在國際社會上,讓我們年輕的孩子,海外華人的子弟,他們應該看到什么樣的中國文化。要用一種喜聞樂見的形式,用動漫、游戲、動畫,最后變成電影項目的方式來推廣。 我們希望在這方面能夠起到一些呼吁的作用。 文化代表軟實力很復雜。

Q

和訊網

剛才我們談的都是文化發展方面的,其實文化發展還有一項是文化產業的發展,在這方面,您認為有什么趨勢,未來會向什么方向發展?

A

李波

文化產業的發展在過去十幾年,我認為有一些學者批評的很對,確實存在著單向的,片面的、單一市場導向的發展模式,比如松綁、放權、商業化、資本來決定。我不是說資本不重要,放權不重要,因為政府不該干的事別干,因為干了也是腐敗尋租,肯定也沒有達到目的,把納稅人的錢也花得不一定正確。 比如,動漫產業我們搞了很多產業園,最后的結果,大家一致認為這十年對動漫規律一開始沒有研究透,補貼了好多冤枉錢。 市場化這個方向肯定還是要堅持,而且市場是一個不以人為意志轉移的客觀規律,并無需政府多管;ヂ摼W市場沒有人管它不就發展起來了嗎。我覺得這個方向會加快,因為我們進一步全球化,資本的水平更高,甚至會出現壟斷型的資本情況,像BAT巨頭進行文化產業以后,還有我們國家在搞國有文化集團的重組。 這種寡頭競爭是文化產業的一種情況,因為它保持相當的利潤,才能夠補它上游的研發。我們現在的問題不是研發、原創不夠,所以研發原創需要有利潤才能補,法國有一些保護文化企業的利潤是60%,平均也是30左右,我們才有10%,還不夠。 聽起來矛盾,一方面要市場化,一方面還要鼓勵寡頭壟斷,但是我這個觀點,純粹的市場化、原子化的競爭是不存在的,現在在文化產業里需要寡頭競爭,因為它要拿很多的錢做創新的實驗,但是也要警惕這些寡頭不做實驗,只是做簡單的代理,打擊對手、收購對手。 過去我們說產業是市場化的,事業是政府主導。但我研究美國的文化產業,學者的結論是,美國的商業文化為什么厲害,是因為有巨大的第三部門,很多公益的部門在做創意的孵化,實驗人才的培養,包括美國很多私立大學,其實是非營利性的,另外,美國一千家文化基金會支持美國文化部門,這些部門有130萬藝術家,也就是說,美國的200萬藝術家里面有130萬在非盈利部門工作,他們出了很多好的創意,很多人才被好萊塢發現之前是在這一體系里工作、思考,進行研究。所以我們不要簡單地把文化事業單位,包括我們養藝術家的單位當作包袱甩掉,讓他們脫鉤,推到市場,我們需要的是更嚴格的考核他們,用市場化的手段來分配給他們的資金,對他們進行考核,但是不要把他們一把就推到市場去,自生自滅。 我看到之前有一個報道,有一個地方省的劇團,一轉制,事業單位轉成企業單位后,下崗就有七十多個人,骨干走掉七十多個,這有什么好處呢?而且實際的結果是,我們過去十幾年、二十年的改革,我們內容原創的水平是越來越低,因為市場單位在走市場路線,商業資本在不斷地追求急功近利。 有好的作用。寧浩的第一部《瘋狂的石頭》非常好,《瘋狂的賽車》就差,到第三、第四部就已經慘不忍睹了,最近《心花怒放》說是不錯了,馬上要再搞一部,實際那么著急干什么呢?能不能再靜靜心,再琢磨琢磨自己。相比之下,美國的大師是十年做一部片子,出來肯定是好片子,盧卡斯十幾年以前拍的《星球大戰》,今年才推出續集,這樣才能出精品。所以我們純粹市場化在推精品問題上,低水平的資本運作是有問題的。 再加上我們內容原創方面,我定義叫第三部門,即非盈利部門的資金、人才都不夠,所以我們原創的原動力很差。這個不改變,我們產業沒有競爭力。改變一方面是通過股權眾籌,基金,以及天使投資者來支持,提高原創作品的版權價格。我很高興地看到已經在做了,現在有一些劇本的價格賣上來了,就這兩年的事。 當然還要有好引導,如果劇本上來了,他拿了錢不去搞文化,文窮而后工,又搞別的事情了,那也不是好事。所以根本還是要有一個很有活力的,像美國那樣,通過基金,社會組織讓藝術家創新、實驗,然后接受市場化的檢驗,這樣才能夠出精品,我們現在也不是不能出精品,只是比例太低,風險率太高,缺科學的分析。 當然現在我們看到一個趨勢,大數據時代、“互聯網+”時代來臨,電影也提出“互聯網+”。包括騰訊也做“電影+”,用一些技術手段,像愛奇藝做的,分析消費者要什么,然后去組織原創,也可以,也是一種方法,但是這個還是一種技術型的提高娛樂的效果,但不是原創性的。真正的原創性是要把藝術家扔到水里、火里,讓他受煎熬、讓他烤,讓他有人生感受,最后把它轉化成精神創作。 為什么韓國的編劇這么牛,韓國的編劇不準人家動他的東西,他要保持藝術的完整性。 當然反過來講,資本的力量、技術的手段、娛樂化的趨勢很重要。比如,有的學者說,傳統媒體、傳統文化還搞什么呢?都被新媒體滲透了。然而現在美國已經不談新媒體了,都融合了,更多談生態了。在這塊會有很多新的商業模式出現。 所以文化產業未來發展我很看好,即使在經濟總體下行的時期它也是上揚的,可能會保持15%左右甚至以上的速度發展,今年明年它就會成為我們的支柱產業,這是比較保守的估計。如果把一些邊緣帶動加一起,文化產業的貢獻,包括就業領域,將會是很大,了不得。

Q

和訊網

您談到美國文化產業的發展很重要是基于大量基金會,非政府組織的幫助,但在這方面中國似乎面臨一些問題,比如基金會還有非政府組織還存在一些阻礙。

A

李波

我們國家治理一直是管理型為主導,雖然十七大的時候政府提出來,要社會自我管理,但是這十年其實沒有什么進步,還是管理大于自主治理,這對文化創意產業是環境上的不利因素,應該需要改變,我也期待會發生變化。 社會組織,應該說我們的基金會也發展到四千多家了,但是文化類的基金會非常少,還不到三百家。 而美國相比之下,數據是一千家,所以我們還有很大的距離,另外每個基金會的本金、額度,和它每年支持文化事業預算的額度也比美國小得多。 但是,現在大家講的是一個大眾創業的概念,文化產業的發展,包括第三部門的發展,非盈利組織的發展,有一個大眾辦文化,也要有這樣的基礎。 就像搞足球需要群眾基礎,好的作品也要有一個群眾基礎,不是大家工作室里面傳傳攢攢就出來了,要有一個大眾參與、公民參與文化的過程;蛘哂帽娀I,用股權投資,用公益眾籌這種方式,降低了自組織的成本。 政府要做的是放寬準入,要減免稅,把登記制改成備案制,就像對足球事業的支持那樣。只要認證文化公益類的非營利組織,都可以享受跟足球一樣的待遇。 足球也是文化的一部分,為什么足球可以享受,別的部分不可以享受呢? 當然在認證上肯定有人會弄虛作假,可是有什么關系,法律如果嚴格,弄虛作假給他一個黃牌警告、紅牌出局就可以。而不是怕有人造假,就搞得很嚴,反而打擊了大家參與文化事業的積極性。 社會組織是中國社會未來發展的方向,我們國家提出來要建立現代的國家治理結構,就包括文化治理結構。為什么不叫管理叫治理,因為它是相互的,是政府社會公民企業市場,幾個主體都是平等的,每個人在治理結構里的位置不同而已。 現在因為一些原因,特別是意識形態方面,對文化管得過緊了。這不太好。當然其實很多治理社會也都有管,只不過管得方式不一樣。比如在過去幾十年,美國法院經常封藝術作家的作品,告知有東西不能做,也有意識形態的考慮,或者安全方面的考慮。像這次索尼不放《刺殺金正恩》,不就是安全的考慮嗎,很多東西也非完全自由。 而是說,我管的方式不是簡單的去定出尺度該多大,而是說社會上去討論該不該這樣做。假如有人告你,比如文明辦去告,你這個作品違反了我對文明的尺度,那我們就可以打官司,通過法院的辯論、社會上的報道來教育大家,什么叫不雅,什么叫色情,什么叫淫穢,什么是可以允許的私人空間,用這種方式就比較好。用疏導的方式來治理,因此社會組織也好,或者文化創意的活動也好,文化產業的發展也好,其實都是一個規律。 我覺得中國人不缺創業精神,去年就成立了1400家企業,一聲號召下那么多企業,如果我們有一個文化振興法律出臺,有一個國家級的文化振興委員會,那我覺得我們也會產生一個全民參與文化公益事業的高潮。

Q

和訊網

大家都說文化是一個國家軟實力的一部分,如果說我們的文化產業真的繁榮了,是不是對我們國家的軟實力提高有一個很好的提升作用?

A

李波

肯定是這樣,從經驗上看,美國的、韓國的、法國的文化產業,就是輸出了它的價值觀,在無形中,在國際社會交往、國際競爭中它的話語權就強。文化產業在這里面,不是一一對應的位置,因為有一些細分市場可能是解決人的娛樂,比如說是一種精神休息,一種恢復生產力的做法,這是屬于比較低層次的功能。 軟實力要解決的是社會的價值觀的認同、和諧,在文化生產和文化產品的消費過程中,我的價值觀某一點得到了觸動,主流價值觀得到了增強。比如《星際穿越》這部電影,里面沒有講美國價值觀,但是你在NASA辦公室拐角里看到有一幅美國國旗,就忘不了那個,就是赤裸裸的宣傳,因為藝術的宣傳比喊口號要強。 相比之下,我們的一些機構、單位,過去不抓教育,現在抓意識形態教育,可能喊口號喊得比較多,其實口號喊得再多不如一幅打動人心的藝術作品,這就屬于把娛樂和藝術性、觀賞性、傳播性結合好的作品。不是很多,這種作品對軟實力是很關鍵的。 另外還有一些,不再考慮娛樂性,是很少的精品,考慮教育性,讓大家思考人生,思考我們國家,思考我們的社會,這種作品不能太多,但是肯定會有一些。 包括美國奧斯卡評獎的時候,周期性的也會評一些這樣的作品出來,來警示這個社會,這也是軟實力的體現,它的娛樂性可能不是很強,但是它有警示、批判,有這種意義。 軟實力是這么體現了,當然文化產業可以對軟實力做貢獻,但是不要把文化產業里每件事情都很軟實力掛起來。這樣對文化產業的要求就有些太高了,就不能放開了,文化產業里面很多東西可能跟軟實力有矛盾了,也可能跟所謂的主流價值觀是有沖突的,是亞文化的東西,但是我們也不要著急去管理它,因為文化是很復雜的東西。 毛澤東原來講過,鮮花毒草是長在一起的,你不可能知道什么時候是鮮花,什么時候是毒草。比如,美國80年代很多關于黑人的音樂,說唱文化,同性戀的很多文化,當時都是被主流社會打擊的,到后來卻都變成主流文化的一部分了,是在變的。 因此文化東西、文化現象不要輕易去評價、去評論,也不要輕易用軟實力或主流價值觀這些東西,去要求不同的文化產品類別。

李波

儒家文化可以跟上現代社會

東亞經濟體興起以后,跟現代的轉型進行結合。[詳細]

李波

梅花與牡丹代表中國文化起源

我們獨有的人文基因,一種是梅花,一種是牡丹。[詳細]

李波

要向自主治理社會轉型

我國在治理方式上以管理為主導,應該需要改變。[詳細]

李波

文化代表軟實力很復雜

不要把文化產業里每件事情都跟軟實力掛起鉤來。[詳細]

出品人:和訊特稿部

信息提供熱線:010-85650830

廣告合作:點擊進入

給我們提意見

歡迎關注中國經濟學人!

關注中國經濟學人

經濟,經濟學人,對話,茅于軾,中國,中國經濟學人
CopyRight @ 和訊網 和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成年女人看片免费视频播放人,精品熟女少妇AV免费久久,少妇人妻无码专区视频,免费AV在线看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