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rvbvx"></ins>
<ins id="rvbvx"></ins>
<del id="rvbvx"></del>
<cite id="rvbvx"><span id="rvbvx"><cite id="rvbvx"></cite></span></cite>
<cite id="rvbvx"><noframes id="rvbvx"><cite id="rvbvx"><noframes id="rvbvx">
<cite id="rvbvx"><span id="rvbvx"><cite id="rvbvx"></cite></span></cite><cite id="rvbvx"></cite>
<ins id="rvbvx"></ins><ins id="rvbvx"></ins>
<ins id="rvbvx"><noframes id="rvbvx"><ins id="rvbvx"></ins>
 股票/基金   微博   新聞   個人門戶  search2

2015/01/20 第 027 期
張建平一帶一路全解析

本期嘉賓028期2015年01月20日

張建平

張建平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對外經濟研究所國際合作室主任、研究員,對外經貿大學等兼職教授、博導。主要研究領域是國際經濟合作與中國對外投資。曾主持40多項中國政府部委、地方政府委托課題,為聯合國、世行等提供咨詢和開展研究30多次。所主持課題曾獲國家發改委和商務部優秀成果部級三等獎,發改委宏觀院一等獎。

主持人

蘇東:和訊專欄作者,財經作家,媒體人,已出版 《了不起的中國人》、《房地產真相》兩本著作。

一帶一路主旨是和平發展互利

“一帶一路”是基于古絲綢之路這樣一個文化的底蘊。本著和平、發展、互利、共贏,然后共同繁榮的基本理念,把所有的經濟體都包容進來。

中國進口將是大蛋糕

未來五年,我們的進口要達到十萬億美元,是一個非常大的蛋糕,周邊較小經濟體,只要拿到一小份額,經濟就會獲得很大增長。

俄羅斯危機核心在于自身

俄羅斯問題深層次原因,還是在于俄羅斯的經濟結構有著極大缺陷。俄羅斯整體的經濟結構,GDP的增長,對能源部門的依賴過度嚴重。

Q

和訊網

“一帶一路”是當前最熱的話題,您對“一帶一路”是怎么樣看的?會給我們帶來什么樣的影響?

A

張建平

張建平:“一帶一路”是中國在經濟全球化的背景之下,在國際區域經濟合作的平臺上,對國際區域經濟合作的一個模式的創新,也是中國的一個重大的戰略倡議。這個倡議不僅對于中國的經濟轉型,對于我們的轉方式和調結構是至關重要的,同時也對區域,跟“一帶一路”有關的所有這些國家和經濟體所形成的這樣一個非常大的區域,包括亞洲,包括歐洲,包括非洲,包括大洋洲,這樣一個大的范圍之內合作發展和互利共盈是至關重要的。同時也對于未來構筑更加合理的區域經濟的治理模式,甚至于全球的經濟治理模式,都是有著非常深遠的影響和意義。

我個人把“一帶一路”的特征,概括為四個“開放包容”。 第一個開放包容就是“一帶一路”的合作理念是開放包容的。這種開放包容的理念是,“一帶一路”未來是要基于古絲綢之路這樣一個文化的底蘊。本著和平、發展、互利、共贏,然后共同繁榮的這樣一種基本的理念,把所有的經濟體都包容進來。

在這個過程中,一方面要以深化經貿合作作為核心,推動金融的合作。但是同時我們也會有文化旅游、教育交流、民心相通,還有像政策的溝通,所有這些的成分。所以,這些內容整合起來,未來會使得中國和周邊的經濟體,能夠在一個更加開放包容的環境當中來互相促進、互相學習,尤其是未來以這樣的一個理念作為支撐,咱們未來會尊重多種文化和文明的共存,同時也努力去構筑叫做“多極世界的格局”。

第二個開放包容就是,我們在合作的空間上是開放包容的。

現在大家都非常關心“一帶一路”到底包括有多少個經濟體,有多少個國家。網上現在也有很多不同的版本,有說65個國家的,也有說56個國家的等等。我想其實對所涉及到的所有的經濟體和國家,我們是持一個開放包容的態度。

首先就是,任何一個經濟體如果它愿意和感興趣加入到“一帶一路”的合作當中來,進入到這個平臺和大家庭當中,我們都是歡迎的。另外,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是無需談判的,不像搞自由貿易協定的話,必須要和每一個成員去進行談判,然后經過許可,才能夠進入。就是一個更加靈活的、務實的方式。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從東邊來看,像俄羅斯、中國、中亞國家、西亞國家,包括韓國,像我們東盟的十國,以及澳新這樣的大洋洲的經濟體和太平洋的島國,現在都已經成為了我們“一帶一路”合作的伙伴。

在印度洋方向上,比如說南亞的國家、東非的國家、北非的國家,然后一直會到中東歐和西歐。陸地上絲綢之路經濟帶,會從中國的很多省份,沿著國內重要的經濟帶,比如長江經濟帶、隴海鐵路經濟帶,以及京廣鐵路經濟帶,最后匯集到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核心地段,就是西北五省的核心地段,或者也叫黃金段。通過這個黃金段,再進一步分北線、中線、南線,然后進入到俄羅斯、中亞國家、西亞國家和南亞國家,進一步到達中東歐,然后到達西歐這些國家。所以,你會發現未來我覺得我們的一帶一路的合作,它將會形成一個覆蓋歐亞大陸,并且延伸到大洋洲和非洲的一個非常龐大的這樣一個經濟網絡,那么在這個網絡當中,各個經濟體之間可以互相促進,深化貿易投資合作,挖掘經濟潛力,然后帶來合作共贏的這樣一個成果。

第三個開放包容就是我們從合作的方式上是開放包容的。指的在合作方式上,既可以有機制性的這樣一個合作,但是同時也會有很多非機制性的合作,可以把這些不同的合作方式結合在一起。另外,有些創新的經濟合作模式,也可以吸收和借鑒出來,這樣的話就為合作提供了多種的路徑和可能。比如說像亞太的合作過程當中,現在越來越強調區域經濟一體化。在這個過程當中,自貿區的談判就使得很多的經濟體之間要相互衡量,不同類型的自貿區建立了以后,是不是會對哪些國家產生好處,會對哪些不在其中的經濟體產生哪些負面的影響,大家就變得相對比較緊張。

“一帶一路”的合作過程當中,我們一方面歡迎建立自貿區,就是條件成熟的,我們可以建自貿區,但是條件不成熟的,我們也可以通過非及時性的合作,雙邊的合作、多邊的合作、區域的合作和次區域的合作,通過多種方式來深化雙邊的經貿關系,同樣也可以達到共贏或者雙贏的這樣一個目標。

第四個開放包容就是,我們在合作的領域上是開放包容的。

因為在現在的“一帶一路”建設過程當中,我們已經提出來了政策溝通、貨物流通、道路連通、貨幣流通,以及民心的相通,這五通非常豐富的內容。我覺得在“一帶一路”的合作過程當中,其實這樣“五通”為我們不同的經濟體之間合作是提供了豐富多元的組合的可能。比如說有的國家說我現在條件所限,我可能只能做一通,比如只能做政策的溝通,其它面我還做不了。OK,我們就可以先做政策的溝通。有的經濟體說我可以做三通,甚至于可以做四通。我覺得不同的經濟體,如果可以結合自己的國情,然后在不同的領域率先開始推進合作,那么久而久之時間長了之后們就會把“五通”全部做上去。如果能夠達到那樣的一個水平和層次的話,未來“一帶一路”的建設就會取得非常好的成果,然后就會造福于包括中國,也包括其他的這些經濟體。

Q

和訊網

現在有很多人把中國“一帶一路”比喻為現代的“馬歇爾計劃”,您認為這種比喻準確嗎?

A

張建平

歷史有時確實有些相似性,我想也是可以理解,為什么有的人會愿意把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來比喻成“馬歇爾計劃”。但是我要告訴大家,歷史是從來不會完全一樣的,歷史是不會重復過去的。所以,現在中國提出來的“一帶一路”的建設,其實已經跟馬歇爾計劃有很大的不同。這種不同首先是因為比如說我們的時代背景是不同的,馬歇爾計劃實施的時候,當時是在二戰剛剛結束,歐洲百廢待興,美國產能過剩,這樣的話,美國就可以通過幫助歐洲來構筑美國的國家利益,同時也使歐洲得到了發展。當然它是一種互利的一個舉措。但是我們應該說,美國當時最重要的出發點,首先是美國自身的國家利益。但是這一次,我覺得我們在探討“一帶一路”的合作過程當中,我們的出發點就是中國和“一帶一路”所有的經濟體,在全球化的時代,還有在區域經濟一體化不斷加速的時代,我們相互之間等于是資源要素的一種優化配置,來滿足所有相關經濟體發展的需求,最后去實現一個共贏,從這個角度來提出這樣的一個“一帶一路”戰略倡議。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我們更加多元,然后我們應該說站位和出發點層次上要更高一些。換句話說就是思想境界上也要更高一些。另外一點我也想說,我們跟馬歇爾計劃不太相同的一點是,馬歇爾計劃僅僅可能就是在經貿,幫助歐洲戰后經濟復興,相對來講比較純粹的一個經貿合作。但是我們“一帶一路”的合作,是包含“五通”,實際上涵蓋了從基礎設施到貿易,到投資,到金融,以及到宏觀政策的協調,以及到文化教育旅游和民心相通,所有的這些領域。所以,你會發現我們的“一帶一路”的范疇也要比馬歇爾計劃的范疇要寬泛得多,要宏大得多。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我覺得我們還是叫“一帶一路”為好,不必要非得用一個洋名,來給我們這樣的一個戰略的倡議冠名。

另外,對中國來講,現在確實因為中國的國際地位在不斷上升,我們的能力也在不斷地增強,中國提出這樣的一個倡議,能夠得到“一帶一路”很多國家積極的響應,也說明他們是歡迎“一帶一路”計劃的。

Q

和訊網

雖然不太準確,但是也能感覺到,中國“一帶一路”和馬歇爾計劃有相似的地方。比如說,在“一帶一路”這個領域里面,應該說中國也是占有一個比較核心的地位,可以這樣理解嗎?

A

張建平

應該說還是不太一樣。這個不太一樣在于,美國是一個完全自由市場經濟的國家,同時美國在當時也已經是世界上頭號的經濟大國。它跟中國相似的地是,比如說在作為全球新的制造業的中心,這一點是非常相似的。但是不同在于,中國今天雖然是貴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但是中國是一個從過去的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過渡的這樣一個轉型的經濟模式。這個經濟模式跟美國的經濟模式實際上是有比較大的差異的,它的運行機制也是跟美國有比較大差異的。

所以,今天一方面來講,中國在實施“一帶一路”計劃的過程當中,我們比美國有些優勢是獨到的。但是我們另外在很多領域,比如說在中國國內,現在需要改革的領域,比如包括我們的體制機制,包括我們如何能夠更加主動地對外開放。在這些方面,可能我們有許多東西還是需要向美國借鑒和學習的。

中國進口將是大蛋糕。

Q

和訊網

“一帶一路”對于領域覆蓋的國家,會帶來一些什么樣的好處?

A

張建平

優勢和好處是非常顯而易見的,不然的話這幾十個國家或者經濟體,他們可能就不會積極地響應。首先,現在我們要看到,中國經濟雖然實現了在短期之內靠著我們的改革開放,靠著我們中國人的勤勞和智慧,我們在短短的三十五年就取得了應該是第一是叫舉世矚目的經濟成就。第二,這個成就非常令人驚訝,就是因為我們的增長速度太快了。過去三十多年保持10%這樣的一個經濟增長速度。我們也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市場,這個市場也是為世界各國都很羨慕,都希望能夠分享中國這個巨大的市場潛力,也分享中國的高增長。但是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會發現中國的周邊國家和地區很多,特別是陸地上這些相鄰的國家和地區,發展水平是嚴重不足的。如果看人均GDP水平,俄羅斯比中國高,是12000—13000美元人均GDP,哈薩克斯坦和中國差不多。韓國和日本,日本是發達國家,韓國是新興工業化國家,日本的人均GDP現在應該在5萬美元以上,韓國是2.5萬美元這樣的一個水平。除了這幾個經濟體之外,哈薩克斯坦現在跟中國的人均GDP水平是比較接近的,新加坡當然是最高的,能達到6萬多人均GDP。剩下的所有的這些經濟體,有大量的經濟體人均GDP也就在2、3千美元左右。中亞的除了哈薩克斯坦以外,其他那些經濟體都會在2千以下,印度也在2千左右,蒙古,還有尼泊爾、越南、老撾、柬埔寨,都是窮國,至于說巴基斯坦還有中亞、西亞的很多阿拉伯國家,現在都存在著這樣或者那樣的問題。正是因為現在我們周邊的很多國家發展水平不足,同時貧困的現象也比較嚴重,再加上極端主義的勢力現在也在不斷的發展壯大,它最后會形成惡性循環,對中國未來的發展其實也構成了很大的潛在的隱患和威脅。

所以,未來中國我們希望能夠創造一個更加和平穩定的發展環境,這樣一個和平穩定的發展環境就意味著,不僅中國自身要發展,同時我們周邊的這些國家和經濟體,特別是那些現在貧窮落后的經濟體,也要跟上發展步伐,這樣的話只有通過消除貧困,然后社會經濟有穩定的發展,這樣的話才能更加有效地去打擊那些極端主義勢力,還有恐怖勢力,以及民族的分裂勢力。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我們已經意識到,我們必須要和周邊的國家和地區合作在一起,共同發展,共同創造和平發展的環境。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還要看到很多我們周邊的國家,現在其實他們在比如說改善基礎設施方面,比如說在貨物的需求方面,甚至于在支付貨幣的需求方面,還有在他們投資方面,現在他們本身來講能力都非常的有限,他們對中國都寄予厚望。中國發展目前的水平和階段,如果說過去我們經常強調中國要鼓勵出口,鼓勵要吸引利用外資,鼓勵外國的游客到中國來旅游。但是現在你看中國的領導人,通常對外講的都是我們要走出去,未來十年走出去,對外投資達到一萬兩千五百億美元。未來五年,我們的進口要達到十萬億美元。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蛋糕,周邊國家這些小的經濟體,只要在中國這個市場大蛋糕上拿到一小塊份額,它的經濟增長就會獲得很大的動力,中國的投資到了這些國家,就會給這些國家帶來很大的就業機會,還有社會的保障。另外,我們也在說中國現在鼓勵居民都出去,到其它國家去旅游,還有就是留學。在這個過程當中,現在的中國每年出境的人數已經達到上億,未來五年我們能夠達到5億人次,這5億人次還非常熱衷于在海外消費、購物,帶動其它國家的經濟增長。

還有第四個就是中國在基礎設施方面的能力,現在也非常強。比如我們的高鐵、高速公路、鐵路、公路、機場、港口的建設,包括電站,火電站、水電站以及供氣、供電等等。

中國所有的這些優勢,我們是供給方的優勢,和我們周邊國家,“一帶一路”這些國家需求的優勢,如果能夠完美地結合在一起的話,那這樣的話我們所有的“一帶一路”經濟體就都能夠發展,都能夠受益。所以,我覺得這種互補性是我們“一帶一路”合作的非常強大的動力。

Q

和訊網

我注意到“一帶一路”的具體方案實施,最先行動的就是您剛才說的基礎設施方面的改善。做這樣的一些行動,除了對受援國的發展有幫助外,對我們國家的經濟發展是不是也會帶來一些比較好的正面的影響?

A

張建平

是的。中國的優勢是從基礎設施的設計、規劃、可行性研究,到相關的比如說機電設備的制造、成套設備的制造,以及到技術安裝、調試,還有施工建設,甚至運營管理,還有相關人員的培訓,一直到最后把這樣一個基礎設施都移交給東道國,我們是具有成套建設的綜合優勢,還有非常好的性價比,這就是為什么這些年當中我們會看到,應該說不僅來自發達國家,也包括來自發展中國家,他們現在都對中國的基礎設施的設備和工程承包,都非常的歡迎。在這個過程當中,現在中國在成套設備的制造方面,制造能力,還有我們的技術優勢,現在都已經變得非常的突出。而且在中國國內,現在高鐵已經逐漸形成網絡,鐵路里程也越來越長,我們的高速公路也基本上形成了網絡。中國的基礎設施現在已經變得非常發達,接下來我們這么強大的能力,它是需要找到服務空間,需要找到合作的國家,這樣的話有利于輸出我們這種優勢,也輸出我們的設備,輸出我們的優勢產能。

所以,在這個方面,在目前這種經濟全球化的時代,還有在現在區域經濟一體化,要求區域不同經濟體之間的互聯互通需求越來越強烈的階段,正好中國的優勢能夠滿足他們的需求。在基建領域,在工程承包,在基建設備輸出的過程當中,當然也會帶動中國的經濟轉型升級,然后帶動中國的經濟更加健康發展。

Q

和訊網

我剛剛看到有些專家認為,“一帶一路”的總投資將會達到50萬億,您認為這個數字準確嗎?可以達到嗎?

A

張建平

如果貿然地拋出這樣的數字,首先我覺得你要告訴我,是在多長時間之內,達到50萬億。因為顯然你不可能在某一個時間點,瞬間就能達到50萬億的規模。所以,你要測算這樣一個大的投資規模,必須告訴是在十年、十五年還是二十年,來達到這樣的投資規模。另外,你測算的都是哪些領域,就是你測算的范圍和口徑是哪些領域?是基礎設施,還是包括我們的投資,還有包括教育的投入、扶貧、援助等等,就是它的領域是非常多的。只有我們把這些不同的領域,還有時間周期明確下來,然后你把很多的項目確定下來,最后你才能得出一個相對準確的一個數據。

如果是單單僅僅就是簡單地拋出這樣一個數據,它的可信度可能是要受到懷疑的。

Q

和訊網

不管怎么說,它對我們國家的一些基礎設施方面的公司還有部門會帶來很大利好的,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

A

張建平

當然是。因為我剛才講到,因為中國過去我們是有一個很重要的經驗,就是在改革開放的初期,中國就提出來了“要想富,先修路”,這個道理現在對于其它國家也都是成立的。

正是在這樣一種理念的驅動下,中國大量的基建企業,然后在中國自身的發展過程中,為了滿足中國市場的需要,為了改善中國的基礎設施,我們的設計公司、設計的企業,包括我們規劃的部門,還有包括像南車、北車這樣機車的制造企業,也包括我們的自動化控制系統的配套企業,甚至于包括很多大型的施工企業,他們都是首先在中國市場上摸爬滾打,然后逐漸地發展壯大起來,甚至于有很多都已經變成了著名的上市公司和國際的跨國公司和企業。這些企業現在的能力非常強,而且他們國際化的經驗現在也越來越豐富,有很多企業其實已經在過去的這些年當中,成功地走出去,到很多國家去投資建設施工,而且取得了非常驕人的成績。

下一步就是隨著我們現在區域之間互聯互通的需求不斷地被提出,很多國家不斷有新的發展藍圖,比如說APEC,針對2025年,我們現在就有一個2025年APEC的互聯互通的這樣一個戰略藍圖。這個戰略藍圖之下,至少APEC21個經濟體之間的互聯互通任務是非常繁重的,它的資金需求量也是非常巨大的,工程作業量也是非常浩大的。我想中國的企業都會在其中找到自己的用武之地,同時也使得自己的企業不斷得到發展壯。

俄羅斯危機核心在于自身。

Q

和訊網

其實當前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目前俄羅斯的危機,您認為當前俄羅斯的處境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A

張建平

俄羅斯的問題既有目前這種地緣沖突和國際大國博弈的短期的因素,但是也有俄羅斯自身經濟結構方面長期的深層次的因素。從短期大家看到的比如說歐美聯合制裁俄羅斯,特別是圍繞著烏克蘭的問題,克里米亞的問題,特別是在金融,在能源領域,這是俄羅斯非常重要的核心的經濟部門,然后對俄羅斯實施了嚴厲的制裁,導致了俄羅斯本國貨幣流動性,我們叫金融領域流動性受到了極大的制約,企業融資,在歐洲的融資,在歐美市場上的融資都變得舉步維艱。

同時,現在國際油價大幅下挫,當然油價很大程度上都是國際能源市場上,歐美的交易商,無論是現貨交易還是期貨交易,他們的這種主導市場的能力都是超強的。油價的下跌,對俄羅斯又帶來了另外一個致命的打擊。所以,現在俄羅斯經濟瀕臨衰退,盧布大幅度貶值,而且貶值的幅度翻倍。它原來是1美元兌30多盧布,33盧布、35盧布。僅僅在半年之內,最低的時候曾經跌到1美元兌80盧布,市場上出現過這樣的極端值。最近由于俄羅斯的干預,它現在又回升到了1美元兌50幾盧布這樣的水平。所以,短期的石油市場的動蕩,然后金融市場的不確定,再加上歐美的制裁,對俄羅斯帶來這種極為負面的打擊。

深層次的原因,還是在于俄羅斯的經濟結構有著極大的缺陷。

其實俄羅斯過去也意識到了,俄羅斯整體的經濟結構,GDP的增長,對能源部門的依賴過度嚴重,非常非常嚴重。能源和資源是俄羅斯一個最大的經濟部門,也是對俄羅斯GDP貢獻最大的一個經濟部門。

俄羅斯財政主要的依靠來源也是來自于能源部門。比如說像俄羅斯賣一桶油的話,比如說像過去在100美元的時代,據說是可能有50美元收入最后是要歸入到俄羅斯的財政收入當中去的,這是非常高的一個收入。

這樣的一種結構,顯然就是非常脆弱的,國際原油市場一旦出現一個大幅度波動的話,財政收入就要不可避免地受到影響,經濟增長不可避免地就要受到負面的沖擊。但是對俄羅斯來講,它想要努力地調整它的經濟結構,在最近這些年當中并沒有一個明顯的進展。

這個問題是由于俄羅斯過去長時期并沒有有效地融入到國際分工當中去,并沒有完全有效地在國際的競爭和分工當中找到一個非常有利的位置,那么它的優勢仍然是在資源能源這樣一個上游的行業。包括俄羅斯非常擅長的的高科技,并沒有相應的產品和相應的市場影響力,在全球市場上。 所以,我覺得俄羅斯走到今天是它的短期因素和它深層次結構的因素結合在一起,所表現出來現在的這樣一種狀態。

Q

和訊網

有很多人說俄羅斯現在的危機,正是經濟學當中存在的一個名詞,叫“資源詛咒”的一種表現?梢赃@樣認為嗎?

A

張建平

可以這樣說。每個國家,就像個人一樣,當你能夠通過資源或者能源很輕易地賺到大錢,這樣的話就會影響到你去轉變這種經濟模式,就會影響到你如何去挖掘新的經濟增長點。我覺得俄羅斯確實是沒有逃出這個“資源詛咒”,至少目前這個階段,沒有逃出“資源詛咒”。但是我覺得經過這次打擊和教訓之后,俄羅斯肯定也深刻地領會到了這樣一個代價。所以,未來我相信俄羅斯肯定會順應經濟發展的趨勢和潮流,去主動地發展它在全球有競爭力的、有優勢的新的部門和行業,包括要實施更加開放的經濟模式,包括它未來應該采取更加平衡的經濟戰略,不要把自己的經濟重心完全埋在歐洲這一端,它要走東西平衡的這樣一個發展戰略,特別要通過加強同亞太經濟體的這種合作,走向區域融合,然后在區域合作的進程當中,去找到自己的優勢所在。

比如說像高科技這個領域,我覺得未來中國和俄羅斯之間,我們是有非常大的合作潛力的。像中國現在非常著名的通信設備的企業,他們已經把他們的一些精算算法,在通信行業通常是要有非常復雜算法的部門,俄羅斯人是非常精于數學的,非常精于計算的。所以,中國的這些企業就把他們的算法部門就放在俄羅斯,充分發揮俄羅斯人聰明大腦的作用,我覺得這就是非常成功的案例。

今后我相信俄羅斯應該是挖掘出更多的有潛力的、適合俄羅斯的勞動力,就是人力資源特征的這樣一些部門和行業,然后來調整它的經濟結構,使得它的經濟的增長不要再過多地依賴資源和能源,應該超越資源和能源這種領域,走向一個更加健康的經濟結構。

Q

和訊網

目前很多人認為未來俄羅斯可能會發生更大的危機,甚至可能會發生真正的經濟危機。您認為這樣一種情況發生的可能性存在嗎?

A

張建平

現在還比較難判斷。但是我想如果歐美現在持續地制裁俄羅斯,如果國際原油市場短期之內不能夠恢復到一個相對高一點的油價水平,比如說如果能夠符合全球的平均石油生產成本的這樣一個油價水平,可能在70、80美元,應該是相對合理的。那么現在油價仍然在50多美元的這樣一個水平,你就要看它會持續多長時間。它持續的時間越久,對俄羅斯的打擊和傷害就越大,俄羅斯的經濟就會處在衰退當中。比如說現在就是國際主流的機構,像IMS、世界銀行,他們現在就對俄羅斯2015年的經濟嚴重的看淡,很多預測都講2015俄羅斯可能就要陷入到經濟衰退當中。因為沒有油價的打擊,沒有盧布下跌的打擊,俄羅斯的經濟增長已經是非常乏力,而且按季度增長的勢頭來看,就已經進入到了一個下行的軌道,石油油價的下跌和盧布的貶值,對俄羅斯是更加致命的一擊。所以,短期之內俄羅斯陷入經濟衰退的概率是非常高的。至于說會不會發生金融危機,現在我們還沒有看到非常嚴重的證據或者事件,還需要進一步地去觀察。

Q

和訊網

大家還有一個非常關注的問題,關于人民幣和俄羅斯的貨幣兌換協議,輿論有很多擔心,您認為這種擔心有必要嗎?

A

張建平

其實我覺得這種擔心必要性不是特別大。因為中國和俄羅斯簽署的貨幣互換協議,本身涉及到人民幣的規模是相對比較有限的,這是第一點。對中國來講,我們不構成特別大的關注或者影響。第二點,在貨幣互換框架協議之下,并不意味著我們要把盧布都拿過來放到中國來,都兌換過來,放到中國來。實際上根據《貨幣互換協議》,我們是把人民幣借給俄羅斯用,俄羅斯將來歸還給中國,應該還我們人民幣,而不是應該去還盧布。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不像大家在網上所討論的那樣,說根據這個協議,中國一下要損失700億,我覺得這個觀念是不對的。而且對《貨幣互換協議》的理解也是不準確的。當然對于中國來講,我們也可以介入盧布,當俄羅斯需要的時候,我們還俄羅斯的時候也要還盧布,但是這一點就要看我們事實上到底介入了多少盧布。但是現在據我理解,可能現在這個量是比較小的。所以,大家對這件事情,我覺得沒有必要過度的擔心。另外一個,也跟大家講一下,如果我們關心最近的進展,其實中國的領導人有一個讓大家感到好象有點驚訝的表態,因為中國領導人說,如果俄羅斯需要的話,需要擴大貨幣互換的規模,中方也是可以考慮的。所以,我覺得從這個表態上來講就可以看到,其實我們在《貨幣互換協議》上,我們是不會吃太大虧的。

Q

和訊網

總體來說俄羅斯處在一個困難的狀態,作為一個與我們相鄰的國家,中國是不是應該給予一定的支持、幫助?

A

張建平

俄羅斯畢竟還是一個大的經濟體,而且是一個人均發展水平比中國高的經濟體,歷史上曾經也是一個大國。所以,本身來講俄羅斯的實力還是比較強的。我想除非是俄羅斯自己難以支撐,難以自己解決這種問題,然后它跟中國講說,我需要中國能夠支持我和幫助我?赡茉谶@種條件下,中方作為鄰國,作為經濟聯系不斷密切的經濟體,而且我們現在在構筑多極世界,和推進全球治理的過程中,中俄也是要合作的。從這些意義上來講,我們當然是應該對俄羅斯予以支持和幫助的。但是我覺得這個還是主要取決于俄方的需求。

張建平

一帶一路可概括為四個開放包容

“一帶一路”是基于古絲綢之路這樣一個文化的底蘊。[詳細]

張建平

一帶一路會幫助消除貧困

未來五年,我們的進口要達到十萬億美元。[詳細]

張建平

無需擔心貨幣互換協議

中國和俄羅斯簽署貨幣互換協議。[詳細]

張建平

俄羅斯經濟結構極有著大缺陷

GDP的增長,對能源部門的依賴過度嚴重。[詳細]

出品人:和訊特稿部

信息提供熱線:010-85650830

廣告合作:點擊進入

給我們提意見

歡迎關注中國經濟學人!

關注中國經濟學人

經濟,經濟學人,對話,茅于軾,中國,中國經濟學人
CopyRight @ 和訊網 和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成年女人看片免费视频播放人,精品熟女少妇AV免费久久,少妇人妻无码专区视频,免费AV在线看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