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rvbvx"></ins>
<ins id="rvbvx"></ins>
<del id="rvbvx"></del>
<cite id="rvbvx"><span id="rvbvx"><cite id="rvbvx"></cite></span></cite>
<cite id="rvbvx"><noframes id="rvbvx"><cite id="rvbvx"><noframes id="rvbvx">
<cite id="rvbvx"><span id="rvbvx"><cite id="rvbvx"></cite></span></cite><cite id="rvbvx"></cite>
<ins id="rvbvx"></ins><ins id="rvbvx"></ins>
<ins id="rvbvx"><noframes id="rvbvx"><ins id="rvbvx"></ins>
 股票/基金   微博   新聞   個人門戶  search2

2014/08/27 第 017 期
向松祚挑戰美元地位不明智

本期嘉賓017期2014年08月27日

向松祚

向松祚

著名宏觀經濟學家,現任中國農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長,國際貨幣金融機構官方論壇顧問委員會、研究委員會成員。師從“歐元之父”、199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蒙代爾。哥倫比亞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杰出校友,納斯達克上市公司華友世紀創始人之一。曾任職中國人民銀行深圳分行和多家企業。

主持人

蘇東:和訊專欄作者,財經作家,媒體人,已出版 《了不起的中國人》、《房地產真相》兩本著作。

人民幣必定會成為全球第三大貨幣

到2030年,無論從貿易、金融結算,還是從儲備貨幣在全球市場上所占的份額,人民幣肯定會成為全球第三大的貨幣,僅次于美元和歐元,超過日元、英鎊。

市場需求推動人民幣國際化

是市場的需求,推動了人民幣國際化。而我們的很多政策其實是滯后的,是企業家、投資者的內在需求推著我們監管部門去調整政策、改變政策,而不是相反。

挑戰美元地位不明智

在未來相當長時間里,美元仍然會是全球第一大貨幣,如果非要公開跳出來,說要挑戰美元,是不明智的?陀^上也沒這條件,除了惹別人生氣,挑起一些事之外毫無意義。

向松祚:人民幣必定會成為全球第三大貨幣

到2030年,無論從貿易結算,還是從金融結算,還是從儲備貨幣在全球市場上所占的份額,人民幣肯定會成為全球第三大的貨幣。

Q

和訊網

當前人民幣國際化問題受到很多矚目,您對人民幣國際化有怎樣的前景預測?曾經有一段時間還有政策,不準人民幣走出國境這樣的規定,這些擔心有道理嗎?

A

向松祚

嚴格意義上來講,國際化進程是從2009年人民幣的貿易結算開始的。從2009年到現在,首先是貿易的人民幣的結算取得了非?焖俚倪M展。到去年年底,我們用人民幣結算的中國進出口貿易已經占到中國全部進出口貿易的18%。從量上來算,去年年底是4.63萬億人民幣,今年從掌握的一季度、二季度的數據,這個比例還在大幅的提升。今年年底,人民幣結算占到全部中國貿易總量的占比可能會上升到22%,甚至到24%,也就是總量肯定會突破5萬億。

如果你問我們人民幣國際化的前景,我個人的判斷,再用10年、15年的時候,也就是到2030年,無論從貿易結算,還是從金融結算,還是從儲備貨幣在全球市場上所占的份額,人民幣肯定會成為全球第三大的貨幣,就是僅次于美元和歐元,會超過日元、英鎊,F在我們在貿易上已經是世界第二大,但是比較欠缺的是金融方面國際化還不夠,比如以人民幣計價的債券、國票,金融交易、外匯交易,占的比例還是太小了。全球外匯儲備人民幣占的份額還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所以未來人民幣國際化在這兩方面需要大踏步的推進。

過去有擔心道理也很簡單,認為我們的人民幣,比如說在海外有很多人民幣以后,就會往回流,自然就會對國內的市場造成沖擊。如果口子開得太快,國內的美元也好,歐元也好,人民幣的貨幣資金,都可以向外流,這樣中國人民銀行管理或者調節匯率、利率的能力就要受到影響,客觀上我們確實面臨一個套利的風險。這些因素都客觀存在,于是有一些人擔心,如果我們人民幣國際化推得太快,就會對我們造成沖擊。這些沖擊客觀上存在,但是任何事情都有一個權衡,兩害相較取其輕,兩利相衡取其大,我們權衡面向未來,人民幣國際化整體對中國,無論是從貿易、貨幣、金融,戰略來講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而那些風險都是可以管理、克服的。

[詳細]

向松祚:是市場推動的人民幣國際化

是一種客觀的需求,或者我們叫剛性的需求,推動了人民幣國際化的實際進展。

Q

和訊網

聽您剛才的介紹,我有一種感覺,也就是說,人民幣國際化是不可阻擋的一個趨勢,哪怕是你想封閉都很難封閉了,是這樣的嗎?

A

向松祚

不錯,首先有幾大需求是必然的,誰也擋不住。第一大需求,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許多商品最大的市場,從原材料到普通的消費品,大量的商品到中國來。其實很多人不愿意接受美元和歐元,因為美元和歐元的價值也不穩定,他們愿意接受人民幣。同時我們會向海外進口大量的東西,進口大量的東西,我們如果能夠用人民幣支付當然非常方便,這是一個很現實的需求。

第二個需求,很多外國投資者仍然看好中國的經濟,他們愿意到中國來投資。我們多年以來都是僅次于美國的世界第二大外商目的地。由于很多外國出口商手中拿了人民幣的資金,他們也希望通過人民幣直接進行投資。

第三個需求,中國隨著30多年的發展以后,有很多企業急需國際化,有很多個人希望到海外進行投資,投資多元化。如果用美元和歐元,手續很復雜。如果未來海外的離岸市場能夠發展的好,直接用人民幣進行海外投資。所以我們現在在倫敦、法蘭克福、盧森堡,未來在紐約,都有人民幣的結算中心,就可以直接拿人民幣去到海外、到美國投資,這樣非常方便。這些需求如果借用房地產市場的話來講,就是剛需,它是實實在在的需求,不是人為的,是客觀的需求。

正是這種客觀的需求,或者我們叫剛性的需求,推動了人民幣國際化的實際進展。而我們的很多政策其實是滯后的——所以往往都是企業家、投資者的內在需求推著我們監管部門去調整政策、改變政策,制定新的政策,而不是相反。有些人覺得,好像中國的監管部門,某些人自己玩命的推國際化,這其實是很大誤解,持這樣看法的朋友,說明他對我們現實的情況不了解。

[詳細]

向松祚:美元未來仍舊是第一大貨幣

我相信在貨幣領域未來這種競爭還會更加激烈,美國必定會采取各種辦法來阻撓。包括美國對英鎊也是這么干的。

Q

和訊網

現在還有一種看法,認為人民幣國際化成功了,由于中國經濟當前的強勢,就認為人民幣很可能會取代美元的部分地位,包括儲備、結算等方面,這樣會不會引起美國很大的不滿和反彈,會不會有這樣的風險?

A

向松祚

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這個因素肯定存在,毫無疑問。但是:第一,我不太同意用“取代美元或者挑戰美元”這種詞,認為用這種詞是不太恰當的。我們知道一個國家經濟總量越來越強大以后,必然會反映在貿易、貨幣、金融方面。就像英國19世紀是世界上最強大的經濟體,是工業革命發祥地,英鎊很自然的就成為世界上主要的國際貨幣。后來美國在19世紀后期和20世紀初期,慢慢崛起,很快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經濟體。實際上美元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后不久,從某種程度上就已經取代了英鎊的國際第一貨幣的地位。但是你看,盡管如此,英鎊到今天為止,仍舊是世界上非常重要的貨幣。我們必須注意,英國按照經濟總量來講已經排在世界第八了,但是它的貨幣綜合來看還是排在第四,美元、歐元、日元、英鎊。

第二,國際貨幣體系本身就是一個競爭,它和經濟的競爭是一個道理。我們貿易方面有競爭,金融方面有競爭,貨幣方面有競爭,這個競爭是同樣非常劇烈的。所以金融的競爭、貨幣的競爭和產業、產品的競爭是一個道理。其實人民幣國際化是中國經濟和美國、歐洲、日本這些國家經濟競爭的側面的反映。我不主張用什么挑戰、取代這些詞,因為它是一個競爭的過程,而且在相當長的時間里,美元仍然會是全球第一大貨幣,這有很多綜合性的多樣因素,因為貨幣與國家的軍事實力、政治影響力、文化影響力、語言影響力都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的。美國是世界第一軍事大國,在全球都有軍事基地,英語是全世界通用的語言,這一點是我們中國不具備的。

中國現在和美國,同樣處在這個過程,而且這個過程我的判斷可能還更加激烈,畢竟日本是美國的盟友,美國把日本當作小兄弟,罩著。而中國和美國意識形態又不同,雙方戰略缺乏互信。 為什么美國要人民幣升值,老拿人民幣升值說事,為什么美國政治家老說中國人搶了美國人的飯碗呢?為什么要經常反傾銷?為什么華為、中興這些公司到美國投資,會以危害國家安全,不讓去呢,這都是經濟競爭的反映。我相信在貨幣領域未來這種競爭還會更加激烈,美國必定會采取各種辦法來阻撓。包括美國對英鎊也是這么干的。我們必須正視這個現實存在。

[詳細]

向松祚

是市場推動的人民幣國際化

是市場的需求推動了人民幣國際化而非政策。[詳細]

向松祚

美元未來仍舊是第一大貨幣

國際貨幣體系本身就是一個競爭體系。[詳細]

向松祚

我們仍舊在美國主導的世界

貨幣與國家的政治軍事等影響力都是緊密聯系的。[詳細]

出品人:和訊特稿部

信息提供熱線:010-85650830

廣告合作:點擊進入

給我們提意見

歡迎關注中國經濟學人!

關注中國經濟學人

經濟,經濟學人,對話,茅于軾,中國,中國經濟學人
CopyRight @ 和訊網 和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成年女人看片免费视频播放人,精品熟女少妇AV免费久久,少妇人妻无码专区视频,免费AV在线看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