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rvbvx"></ins>
<ins id="rvbvx"></ins>
<del id="rvbvx"></del>
<cite id="rvbvx"><span id="rvbvx"><cite id="rvbvx"></cite></span></cite>
<cite id="rvbvx"><noframes id="rvbvx"><cite id="rvbvx"><noframes id="rvbvx">
<cite id="rvbvx"><span id="rvbvx"><cite id="rvbvx"></cite></span></cite><cite id="rvbvx"></cite>
<ins id="rvbvx"></ins><ins id="rvbvx"></ins>
<ins id="rvbvx"><noframes id="rvbvx"><ins id="rvbvx"></ins>
 股票/基金   微博   新聞   個人門戶  search2

2014/05/23 第 011 期
張文魁愿堅守看似軟弱學術力量

本期嘉賓011期2014年05月23日

張文魁

張文魁

目前任職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副所長;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產業部室主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部副研究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部助理研究員。是國內著名的研究公司治理、社會組織、國企改革等方面的智囊和專家,曾參與了十八大報告文件出臺方面的工作。

主持人

蘇東:和訊專欄作者,財經作家,媒體人,已出版 《了不起的中國人》、《房地產真相》兩本著作。

判例力量大于文件力量

判例的力量要遠大于文件的力量,出再多的改革文件和改革政策,都不如給幾個有說服力的判例。一個判例比一百份文件都要強。

增長驅動力不是什么三駕馬車

從本質上來看,增長的驅動力主要來自于非國有部門強大的創造力和不竭的活力,而不是人們經常津津樂道的什么投資、消費、出口。

民企為何總能盈利?

國有的中國鋁業這兩年虧損很嚴重。但它的競爭對手,山東信發、魏橋集團、東方希望等民營鋁企業為何都盈利?

判例力量大于文件力量

政府要讓一個具體的實際事實來給老百姓傳達信號,傳達一種導向。這些實際的事實就是推出判例,一個判例比一百份文件都要強。

Q

和訊網

我們知道在中國的改革過程當中,有一些案例的處理,對中國改革曾經起到過非常大的促進作用,比如說我們曾經知道的年廣久傻瓜瓜子案件。顧雛軍案件的審理是不是也可以起到類似這樣的作用?

 

A

張文魁

我強調一點,判例的力量大于文件的力量。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出了很多文件。特別是過去幾年改革有所停頓,難道是中央停止下發改革文件了嗎?不是的。其實在這些年里,中央還有地方也出了很多文件推動改革,老三十六條、新三十六條,但這些文件出來之后沒有什么動靜,民間社會也看不到有什么改變,而且更重要的是很多人對這些文件的內容根本就無動于衷,漠不關心,也根本不去記這些文件到底有什么內容,這是非?膳碌。文件出來之后大家漠然對之,根本懶得知道說的是什么,這必須得引起我們的注意。

為什么大家會這樣感覺?因為,大家覺得上面說得都是文件語言,在紙上,而現實生活當中,各種各樣的做法跟文件完全是天淵之別。所以對于民間社會來說,文件發一籮筐,文件堆成山,也沒有用,你必須要讓一個具體的實際事實來給老百姓傳達信號,傳達一種導向,這樣的話老百姓就非常清楚我們政府是在做什么,政府在引導社會往哪個方向走了。 而這些實際的事實就是推出判例,以此來給老百姓非常強烈、非常清晰的信號。一個判例比一百份文件都要強。

你剛才提到年廣久的判例,它所傳達的信號,所給出的導向是非常清楚的,老百姓都記得住,看得見。其實在美國、歐洲這樣的地方也是一樣的,因為那些法律條文、政策條文是專業人士腦子里去記的,老百姓,包括民營企業家他們哪里會記那么多復雜的條文條款,他們需要看的就是判例。 所以這個社會需要更多公正的,基于事實的案例,這樣才能給老百姓以信心,否則你發那么多文件自說自話,是沒有用的。

[詳細]

增長驅動力不是什么三駕馬車

國家治理的改革,以及國有企業改革,如果這兩大改革不能在這兩年向前邁出堅實的步伐,對于我們下一步的發展會背上一個沉重的包袱,也會引發很多不穩定、不安定的情況。

Q

和訊網

當前中國的經濟似乎處于較為困難的階段,許多人都感受到了,我們經濟的活力在下降。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A

張文魁

我們現在的經濟增長官方說法已經從高速階段向中高速階段過渡,現實當中看到的我們經濟增速下行的壓力還是很大的,但要看到底是什么原因,F在很多人都是從表象來分析,你看三架馬車都走不動了,大馬投資也不行了,中馬消費也不振了,小馬出口已經疲軟了,這些都是表象。我們更應該看一看我們整個經濟增長的驅動力在什么地方。

實際上從改革開放以來已經看得非常清楚了。增長的驅動力就來自于非國有部門強大的創造力和不竭的活力,F在盡管非國有部門在我國經濟當中已經占了很大的比重,但是國有部門在過去幾年基本上仍舊在固守一些堡壘沒有進一步改革,而且這個堡壘都是國民經濟當中一些最重要的部門、最關鍵的部門。這樣,這些部門就對別的部門的發展有了很強的制約作用。所以依我來看,現在經濟增長下行的主要原因是來自于國有企業、國有部門對經濟增長的拖累。

那么如何消除這種拖累?如何糾正由國有企業帶來的市場扭曲?這是我們必須面對的問題,如果不解決那么我們的增長要么就還是處于疲弱的狀態,要么就只能靠貨幣超發和信貸泡沫,以及過度投資來再次回到粗放的、扭曲的、失衡的發展道路,以后的“后遺癥”會更大。因此,國有企業的改革應該盡快推進下去。如果廣義的政府改革,也就是國家治理的改革,以及國有企業改革,這兩大改革不能在這兩年向前邁出堅實的步伐,我們經濟社會當中很多矛盾不但不能消除,還會進一步積累,對于我們下一步的發展會背上一個沉重的包袱,也會引發很多不穩定、不安定的情況。

[詳細]

民企為何總能盈利?

平等競爭、優勝劣汰,這些話說起來很容易,但是要做起來那是要傷筋動骨的,特別是要傷國有企業的筋,動國有企業的骨。對政府來說就是一個實實在在的不可回避的問題。

Q

和訊網

您的思想并不是仇恨國企,而是確實發現民企的競爭力就是要比國企高的。民企要為自己的經營負責,如果他們經營失敗的話,就會被市場淘汰,并不是我們偏向民企,而是我們渴望的是一種正常的市場經濟,可以這么理解嗎?

A

張文魁

我作為一個學者,我對國企并沒有偏見,對民企也并不偏愛,民企有好多毛病,特別是那些中小民企,我跟大家一樣看得很清楚,有一些民企,確實做過一些假冒偽劣、坑蒙拐騙、偷稅漏稅、破壞環境的事情,在某些地方比國企要嚴重一些,因為它逐利的動機更強,但這恰恰是要加強社會性的監管。對國有企業也是一樣。

社會性的監管跟我們經濟性的監管是不一樣的,經濟性的監管很多是一個入門的管制,進入管制,不允許你進。而社會性的監管就是李克強總理反復強調,事中、事后監管,你不能不讓人進來,你進來,我不能事先做一個有罪推定,你本來就有罪,不能讓你進。社會性監管就是,你可以進,但在進來之后,事中,也就是它生產經營過程當中,政府不能偷懶,對它的合規性、合法性,全過程都要盯著,人家沒有犯規,你就像裁判一樣在那兒站著,一犯規你火眼金睛,馬上吹哨、舉牌,這是政府的責任。

所以我們只要放松經濟性管制,強化社會性監管,那樣讓國企和民企平等競爭。后面再跟上一句話“優勝劣汰”,如果沒有優勝劣汰這句話,實際上就不是平等競爭。競爭之后總有一個高下輸贏,輸家是不是離席退場,也就是淘汰機制。如果輸家沒有退出機制,你還是耗在那里,就成為“僵尸企業”,也是消耗社會資源的;蛘哌從政府那里得到對它或明或暗的支持和補貼,實際上這就不是公平競爭。

[詳細]

張文魁

僅文件和法律無法推動改革

文件出來之后大家漠然對之,這必須得引起注意。[詳細]

張文魁

國企效率低但對之無偏見

我對國企并沒有偏見,對民企也并不偏愛[詳細]

張文魁

偏激由于管制過嚴

一個社會管制的越久越嚴,民間社會就越來越偏激。[詳細]

出品人:和訊特稿部

信息提供熱線:010-85650830

廣告合作:點擊進入

給我們提意見

歡迎關注中國經濟學人!

關注中國經濟學人

經濟,經濟學人,對話,茅于軾,中國,中國經濟學人
CopyRight @ 和訊網 和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成年女人看片免费视频播放人,精品熟女少妇AV免费久久,少妇人妻无码专区视频,免费AV在线看不卡